您所在的位置:> > 正文
揭开邪教“基因病毒”复制密码
2017-01-05 09:26:05  来源:   作者: 文润玉  

  在生物学领域,“种豆得豆,种瓜得瓜”的秘密就在于生物基因的自我复制,这是生物体保持自身生命延续和自身特征延续的“上帝密码”,没有基因复制,就没有生命体的延续,生命体就必然会走向灭亡。在社会领域,社会有机体也遵从这个规则,无论是上古时期的氏族部落,还是文明社会的国家组织,也是在某种形式和规则要求下按照需求不断地进行自我复制出来的,社会组织也因此得以延续。

  邪教是人类文明发展过程中社会细胞变异所产生的“癌细胞”,是人类社会发展进步的“恶之花”。自古至今,几乎所有当政者对邪教的防控都十分重视,但无论是采用法律惩戒,还是使用强力镇压,也或是道德教化,效果常是“按下葫芦浮起瓢”,此地剿灭了一个邪教组织,彼地另一个邪教组织就又冒出来了,究其原因,就是邪教组织具有强大的自我“复制”功能,其自身已经形成了一套成熟的组织模式和行为方式,邪教教主如果想创造一个邪教组织,只需要把屡试不爽的原有模式复制粘贴即可。这在一定程度上说明,邪教作为一种“基因变异”的社会组织,和生物学上的基因病毒复制相类似,因此,在理论上揭示邪教病毒复制的规律,破解其复制密码,对于防控打击邪教具有十分重要的理论和现实意义。

  一、 邪教教主是如何复制的

  历史不仅代表过去,历史更可以告诉未来。邪教教主几乎是一切邪教组织产生的“蚁后”,回顾中国历史上邪教教主的发迹史就能很容易的发现邪教组织蔓延发展的“狐狸尾巴”和寻查到邪教快速复制的蛛丝马迹。

  中国历史上最早、最具有代表性的邪教组织就是南宋时期吴郡昆山沙门茅子元创立的教门“白莲宗”。茅子元自幼父母早亡,生活困顿,为生计他投奔本州延祥寺志通和尚出家为僧,诵习《法华经》,这本是一个毫无新意的乡下穷孩子出家为僧的故事。但是,作为一个普通小和尚的茅子元,深知依靠常规修行,根本实现不了自己被世间众生尊崇的野心。后来,他为了抬高自己,就杜撰故事,神化自己“悟道”的过程,于是他为自己编造了一个离奇的身世,“其母柴氏因夜梦佛一尊入门,次日遂生子元,故名‘佛来’”。“一天他正在禅定之中,忽然听到乌鸦叫声,遂豁然‘悟道’”,并随口诵出四句偈语:“二十年余纸上寻,寻来寻去转低吟,忽然听得慈鸦叫,始信从前错用心”。由此,其创立了“白莲忏堂”,“劝诸男女同修净业,自称‘白莲导师’,坐受众拜”。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秘密教门“白莲宗”的教主便横空出世了。

  孔子说,“始作俑者,其无后乎?”茅子元的发迹史为后世的各个门派的邪教教主提供了“模板”。各个教主都如法炮制,创教之初先编造一个自己离奇的出身,要么是哪位神灵转世,要么是佛祖的多少代传人,要么是天生异相,然后再编造一个及其荒诞的“悟道”故事,要么得到神人真传,要么偶遇神迹等等不一而足。实质上,不但茅子元本人是普通人,后世的教主也都是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平常人。但他们为了创立邪教组织,极力把普通变成不普通,把平常变成超常,而且越来越离谱。

  到了明代,罗教教主罗梦鸿,运粮军人出身,生活非常艰辛,但其神话自己说:“梦中哭痛,惊动虚空,老真空大发慈悲,从西南放道白光,将他度化”,一个教主就这样捏造出来了。而流传明清两代,延续二百多年的闻香教教主王森故事编的更为离奇,王森本人出身贫寒,以做皮匠为生,为了传教,他编造谎言,声称自己在野外救下了一只狐仙,这只狐狸为感谢救命之恩,自断其尾赠之,有异香,取名闻香教。当代邪教法轮功头目李洪志,本是长春市粮油公司保卫科干事,除了能吹小号这个普通乐器外算作业余爱好外,并无特长,他为了神话自己,不惜更改出生日期,称自己是“释迦牟尼转世”,胡说什么从童年起便得到佛家、道家真传,功力达极高层次,具有种种“神迹”,天地之间他最大。

  总之,归纳邪教教主的发迹史,我们会发现,所有邪教教主都热衷与复制一个自己与众不同的“神话”和“奇遇” 来蛊惑信众,抬高自己,此例不胜枚举。

1

专 题
经典案例
  • ·
  • ·
  • ·
  • ·
  • ·
  • ·
  • ·
反邪课堂

友情链接